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火山文化

向日葵:熟悉与陌生的灿烂

来源:大同晚报 | 作者:霜枫酒红 | 发布日期:2017-08-18 10:12 

 05.jpg

    向日葵是中国男女老少最熟悉的植物了,不仅因为国内东西南北广泛种植、家家户户都吃过葵花籽油,还因为这种追寻阳光的花朵曾经充满了强烈的政治寓意,至今还深植成年人的脑海,亦因为这种黄灿灿的花朵以油画作品的形式出现在教材里让孩子们一生难忘。

时下,向日葵在大同正是盛花期,在黄土地上热情地绽放着。尤其是在大同火山群,遍野都是昂着头、向着太阳的灿烂脸庞,这种热情与火山呼应起来形成独特的风景——这种“火爆”大概是国内绝无仅有的视觉奇观了。

 01.jpg

外来的向日葵与中国的古葵

向日葵原产南美洲,在印加帝国向日葵是太阳神的象征。1510年,远航来到南美洲的西班牙人将向日葵驯化种带回欧洲,由于向日葵的花盘早上朝东晚上朝西似乎迎着太阳转,所以当时欧洲人为其取名都不离“太阳”(sun)一词(如太阳花、太阳草、太阳之子等),不过欧洲人长期以来将其作为观赏用花。向东进入俄国后向日葵同样大受欢迎,到了苏联时期这份感情更是被强化,向日葵被定为国花。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把国花仍定为向日葵。

今天的向日葵于我们来说是外来物种。大约在明朝时,向日葵引入中国。

据明末1621年成书的王象晋《群芳谱》记载,刚进入我国时人们称其为“西番莲”或“丈菊”。“西番”说明其外来,“丈”言明其高,“莲”“菊”表明其貌。

清初1688年成书的《花镜》中,陈淏子根据向日葵逐日的特点作了详细的描述:“每于顶生一花,黄瓣大心,其形如盘,随太阳回转。如日东升,则花朝东;日中则花朝上;日西沉则花朝西。”

像这样的向日特点,在我国古老植物中最典型的当属葵。

葵作为菜蔬,最早见于《诗·幽风·七月》:“七月,亨(烹)葵及菽。”由于同篇还提到“九月筑场圃”(圃犹菜园),可以推知西周时葵已被先人由野生而驯化。

在种植和食用的过程中,我们的祖先对于葵的向日性自然也有认识,但是一直没有以“向日”命名,只是一直称其为葵。

对于葵的向日性,历史上不同时代的人赋予了不同的内涵。孔子把葵当成勇士,赞美葵“倾叶抗日以卫足”。汉魏以后文人则赞美葵倾心向日,这种对忠诚的表达说明说明葵的地位已开始下降。李善注引《淮南子》时就说:“圣人之于道,‘犹葵之与日,虽不能始终哉,其向之者诚也。”

进入唐代,葵的食用价值持续下降,但在文人墨客眼中意象价值上升了。不过在这些诗文中葵已经成了微贱之物,其向日性更多地隐喻着作者的内心想法。例如杜甫的《自京赴奉先咏怀诗》:“葵藿倾太阳,物性固莫夺。”刘长卿的《游南园偶见在阴墙下葵因以成咏》:“此地常无日,青青独在阴。太阳偏不及,非是未倾心。”李商隐的《为荥阳公桂州谢上表》:“比园葵以自倾,昼惟向日。”

及至文化和经济繁荣的宋代,葵就脱离了餐桌回归野草,以后老百姓大概也忘却了这种菜品。因此,当明朝以“向日葵”命名外来的物种时,显然是那些有文史功底的知识分子所为。

正是因为中国古代有过种植和食用葵的历史,诗文中也有葵的影子,所以有人误以为古代的葵就是向日葵。事实上,它们有区别,只是它们都有逐日的特点。

 02.jpg

不同文化背景定义了不同的向日葵

向日葵的种植条件要求不高,生长快,花期可达两周以上。向日葵花盘酷似太阳,颜色朵明亮大方,很适合鲜切观赏摆饰,所以向日葵会进入欧洲人的日常生活和油画创作中。

在表现向日葵的作品中最知名的无疑就是梵高的《向日葵》了。《向日葵》被视为文森特·梵高的化身,绚丽的黄色冲击了全球无数人的眼球并成为永恒的记忆。

梵高一生中共作了11幅《向日葵》,有10幅在他死后散落各地,只有一幅在梵高美术馆展出过。梵高认为黄色代表太阳的颜色,阳光又象征爱情,因此具有特殊意义。他以《向日葵》中的各种花姿来表达自我,有时甚至将自己比拟为向日葵。

梵高画中的向日葵从3朵到15朵不等。他在写给弟弟西奥的信中多次谈到《向日葵》的系列作品,还涉及对12朵和14朵向日葵的解释——以12朵向日葵来表示基督12门徒;将南方画室(友人之家)的成员定为12人,加上他本人和弟弟西奥一共14人。

梵高于1888年4月从巴黎来到法国南部小城阿尔勒,在这里完成了向日葵题材作品的创作。他笔下的向日葵像熊熊燃烧的烈火,同时也包含了对人生对世界的理解。当完成这些理解的艺术表达后9个月,35岁的梵高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东方,人们更看重的是向日葵的经济价值,打造出了零食葵花瓜子和食用葵花油。葵花瓜子有全国品牌,也有地域品牌,还有曾经引起邓小平关注的年广久“傻子”瓜子。对于大同人而言,对广灵县的大瓜子自有感情,只是这个地理品牌的知名度还不够。

在中国的影视作品中,葵花瓜子已经是一个经典符号。例如,在有关清朝、民国戏园子的镜头里总会有人在嗑瓜子,在花柳之地总会有女性摇曳着腰身嗑着瓜子。这些意象和油画中的向日葵形成明显的对比,有时候会让人很不舒服——这不仅是视觉审美的问题更有文化和养成的差异问题。

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中国人也越来越多地用艺术的形式来对待向日葵。歌曲中最有影响的应该是20世纪60年代的《社员都是向阳花》了。歌唱家王昆、郭兰英都唱过这首歌,歌曲还成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农民节目的开场曲。

2011年,歌手汪峰发布的新专辑里有一首歌曲就叫《向阳花》。这首歌曲表达的是他对孩子的祝福。此前的2005年,导演张扬拍摄了一部名为《向日葵》的电影,虽然国际上有一定名声,但国内票房惨痛。时代不同了,艺术界人士看待向日葵的视角自然发生了变化,他们不再表达宏大的主题,更多地关注个体的人,更多地表达个人情感。

 03.jpg

有待用欣赏和旅游的眼光关注向日葵

今天,当大同火山下的向日葵铺满大地时,一些人已经用审美的眼光欣赏这盛景了。未来,一定会有更多的人看到这种场景时不仅会想到收获的葵花果实,更会看到它的观赏价值、旅游价值。

广东就有一个主打向日葵的主题公园百万葵园,这里种植了大面积的向日葵、薰衣草、玫瑰等等,还养了1000多只松鼠及鸽子等动物。百万葵园成为家长和孩子周末休闲旅游的好去处。深圳市中心区的市民广场南广场有一个开放式的向日葵花海,面积达1200平方米,灿烂的黄色格外夺目,成为人们拍照留影的好地方。

大同具有种植向日葵的优势,在打造生态大同和发展文化旅游业的过程中,向日葵一定能够有更多的贡献,这只是需要人们去关注、去发掘,而不是因为太熟悉而忘却了它的存在与价值。

信息编发:县网信办 | 责任编辑:庞佳慧 | 浏览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