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创作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创作

忆乡

时间:2013-04-21 11:10:57 来源: 作者:李玉平     访问次数:

家乡那与时俱进的变化,滴落在我心中,溅起朵朵浪花。

家乡的过去,犹如尘雾的弥漫,琢磨不透,风吹起那支离破碎的流年,渐渐淡忘,而我,还是意犹未尽的回味那如雨般断断续续的岁月。

曾经一条泥泞的小路把县城和我生长的小村庄(西平村) 分隔的一清二楚,小路弯弯曲曲,一颗孤独的大柳树依偎在一座水泥板桥旁,一条快要干涸的小河流带着岁月的沧桑,凝望着夕阳的余晖,缓缓流淌。鸟儿的独鸣划破天空的寂静。记得小时候,家乡的路泥泞而坎坷,当大雨猖狂的季节,雨水被积的很深很深,小路的艰辛不言而喻,孤单中,自己一个人走,雨水的飘落,如诗的篇章,洋洋洒洒,落在泥土里,落在我的小脚丫,孤独的大柳树在风雨中带着淡淡的忧伤。

而现在,笔直的马路穿梭于县城与村庄,没有了泥泞,没有了坎坷,车水马轮的繁华,川流不息的喧闹,马路的快捷无人不晓,夜晚,路灯的辉煌,如痴如醉,苍穹星月也在低唱,一份安闲,一份舒逸,陪伴在行人的身旁。

风烛残年的土窑洞,低矮的土围墙,把我带进家的港湾。母亲围坐在土炕上,借着木格窗棂的余光,为我们缝补着四季的衣裳。夕阳西下,屋里已是漆黑一片,火灶的边沿时刻喷出干柴的火星光,屋顶中央,昏黄的灯光独占芬芳,把家里人的身影照射的格外高大。

机器的隆响把沉默的土窑洞变成了楼房,夜晚,灯光闪烁的的楼房把幽静的村庄点缀的更美更亮,给美好的生活添加了五彩的乐章,没有了儿时玩的“捉迷藏”,童年旧梦已落满厚厚的尘埃,步入中年的我,只能是寻寻觅觅,站在幸福的彼岸,遥望着美丽,追忆着往事。

依旧是这座火山,曾经带着受伤的脸颊,穿着破旧的衣裳,仰望蓝天,独吟着,落叶依稀的飘零,留下悲伤的遗憾,望着山脚下的炊烟,充满了凄凉和惆怅。

如今的火山,戴着“昊天” 的贵冠,郁郁葱葱,整齐的树木重重叠叠,草木中夹着小道,来来往往的人把他当神一样的祭拜着,山顶上一座寺院香烟云绕,金秋来临,落叶满天飞舞,犹如天女散花,浪漫极致。我独坐在“昊天”火山的露台上,府视那茫茫苍苍的大地,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渺小,深深地呼吸着山间新鲜的空气,独享这美好的风光。

寂寞中,我一个人沿着新建的马路向村庄的尽头走,喜欢留念一下正在被推倒的土窑房,瓦砾的破碎,尘土的飞扬,来年,不知会去何方。我喜欢独赏村西面那一大片“黄菊花”,黄菊花是如此的美丽,那是浅浅的鹅黄,金黄,摘菊花女人的手向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起舞,那劳动的呼吸声和大自然的声响有机的交织在一起,那么和谐,那么融洽,一阵温馨的风缓缓吹过,我陶醉在这片“金色”的花海中,我惊叹这菊花顽强的生命,有谁可曾想到,它生长的这片土地,一年前还是杂草丛生,沙丘高低不平,还有坑坑洼洼的沟渠,仿佛一夜之间,一位神奇的魔术师把这片荒芜的土地变的如此生机,我不由心生诗意,彩蝶飞舞的季节,没有任何一种笑容比这黄菊花更灿烂,更绚丽,更幸福······

流年似水,花开依旧,往事一片片的零落,如今,我念念不忘的祈祷,是家乡美好的未来。风吹起改变的过程,朦胧那淡忘的曾经。

下一篇:雁人书画